金龙鱼正在成为海天最大的敌人

两大各自行业的龙头都遇到了新的“烦恼”,开始加速入侵彼此的阵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市界,作者 |雷彦鹏,编辑 |刘肖迎

贵州茅台、金龙鱼、农夫山泉、海天味业,常被股民调侃为“四大神水”。近两年,其中的“两大神水”——金龙鱼与海天味业,已经开始入侵彼此的阵地了。

3月23日晚间与24日晚间,金龙鱼与海天味业先后发布了最新年报。2021年,“油茅”和“酱茅”过得都不如意:金龙鱼增收不增利,净利润甚至下滑超30%;海天味业业绩增速创下上市以来新低,甚至喊出了“逆境搏杀”的口号。

在巩固主业寻求新的增长的同时,这两大龙头都选择了多元化。有意思的是,在新业务布局中,金龙鱼盯上了调味品等业务,而海天味业瞄上了粮油等业务。

从2021年来看,金龙鱼的攻势似乎更强。长远来看,看似与海天味业不在同一条赛道上的金龙鱼,可能会是海天味业最大的敌人。

01、巨头的“烦恼”

在包装粮油和调味品两个细分市场,金龙鱼与海天味业都是各自行业的龙头。但是,2021年,这两大巨头都遇到了新的“烦恼”。

先看“油茅”金龙鱼。

2021年,金龙鱼营收规模为2262.25亿元,同比增16.06%,是A股食品行业营收最高的。但是,归母净利润为41.32亿元,同比减少了31.15%。

金龙鱼是2020年10月份上市的,即使将时间线拉长至2018年,这也是其首次出现年度净利润下降。

分产品来看,金龙鱼包括食用油、大米、面粉在内的厨房食品,2021年收入为1419.79亿元,同比增长了17.14%,营收占比为62.76%;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收入825.15亿元,同比增长13.83%,营收占比为36.47%。

净利润的下降,主要还是跟最核心的产品——厨房食品相关。

金龙鱼称,因原材料成本上涨幅度较大,生产经营成本高于上年同期;市场竞争加剧,叠加消费疲软的因素,中高端零售产品销量受到较大影响;随着国内餐饮市场的复苏,餐饮渠道逐步恢复,毛利率较低的餐饮渠道产品的销量占比提升。

这三大因素导致厨房食品的销量、收入增长的同时,利润却下降了。

其实,在2020年底和2021年3-4月份,金龙鱼调整了不同油种价格,整体涨价幅度为10%-15%。但是,从厨房食品营业成本21.38%的增幅高于收入的增幅可以看出,提价并未完全覆盖成本的上涨。

再来看“酱茅”海天味业。

2021年,海天味业实现营业收入250.04亿元,同比增长9.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6.71亿元,同比增长4.18%。

自2014年上市以来,这是海天味业业绩增速最小的一年。

海天味业是“一体两翼”的产品矩阵,即以酱油品类为主体,以蚝油和调味酱两大品类为翼。酱油业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60%左右,蚝油和调味酱约占30%。2021年,酱油收入141.88亿元,同比增长8.78%,酱料、蚝油分别增长5.61%、10.18%。

海天味业在年报中提到,2021年是极其困难的一年,消费需求疲软、各种原材物料价格上涨、社区团购恶性竞争……“公司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三大核心业务的增长均不理想,而且,营业成本还在大幅增长。

海天味业同样进行过提价。在2021年10月,海天味业对酱油、蚝油 、酱料等部分产品进行了3%-7%不等的提价,但同样,公司整体营业成本16.36%的增幅,远高于营业收入的增幅。

因此,2021年,金龙鱼与海天味业的毛利率、净利率,都下滑了。

若将海天味业与金龙鱼的利润率比较的话,你会发现,金龙鱼赚得只是“辛苦钱”。因此,金龙鱼营收规模很大,但海天味业的净利润更高。

论营收,1个金龙鱼相当于9个海天味业;论净利润,1个海天味业相当于1.6个金龙鱼。

海天味业最大的烦恼是,核心业务成长性不如往昔。而金龙鱼的烦恼是,本来就不高的利润率,2021年又雪上加霜了,导致净利润大幅下降。

02、两种生意,两大富豪

同是围绕餐桌的食品,金龙鱼与海天味业利润率差距却很大,这背后主要是两种生意模式的不同。

对于海天味业来说,高门槛、高毛利是其护城河,但对金龙鱼来说,正好相反,低门槛、低毛利,是其打造的护城河。

海天味业已经拥有了强大的渠道话语权和品牌力,以“先款后货”的方式结算,多年来应收账款都为0,而且酱油行业进入门槛较高,龙头优势早已显现。

粮油行业门槛低,而且关乎民生,价格自然也敏感。因此,金龙鱼与海天味业不同,金龙鱼只能依靠量大利薄来打造自己的护城河。

金龙鱼曾表示,对公司而言,量大利薄的生意会是一个较高的竞争壁垒,可以减少其他潜在竞争者进入行业的机会。原因很简单,如果一个行业利润率高,就会吸引更多竞争者的加入。

这也在理。利润率低的行业,很多人看不上,而像利润率极高的白酒行业,这几年不少资本都有所动作,如郭广昌携复星系一连“饮下”两家白酒上市公司。郭广昌此前也说过,低毛利的行业不适合复星做,企业就要做高毛利的项目。

从这个角度来说,做粮油生意,不如做酱油生意,也不如首富钟睒睒卖农夫山泉,农夫山泉的包装饮用水,毛利率超过了60%,是金龙鱼的好几倍。

金龙鱼背后的郭氏家族,却是另一种思维——将量大利薄做到极致,同样可以形成强大的竞争力。摸爬滚打几十年,郭鹤年已经当了20年的马来西亚首富。

不光要量大利薄,还要“吃干榨净”。

金龙鱼的业务和产品看似繁复,但实际上,它们之间是紧密相关的。

上游的农副产品经过初加工,会产生毛油、糙米、净麦等初加工产品,同时还会产生豆粕、菜粕、米糠、麸皮等副产品;副产品可直接变成饲料原料;初加工产品通过精深加工会产生食用油、大米、面粉等产品,通过油脂科技工艺,还可以产生油脂科技产品。

这便是金龙鱼所谓的“吃干榨净”。通过这种模式,农副产品几乎浑身都变成了“宝”。

不过,2021年,“酱茅”与“油茅”的神话都褪色了。

2021年1月,金龙鱼与海天味业股价纷纷创下新高。金龙鱼以145元/股创下收盘价新高,总市值高达7861.31亿元;海天味业收盘价以214.58元/股创下历史新高,总市值达6953亿元。

不过,截至2022年3月25日收盘,海天味业总市值3710亿元,金龙鱼总市值2633亿元。相较一年前的高点,海天味业跌了近47%,而金龙鱼更是跌去近67%。

即使如此,海天味业董事长庞康与金龙鱼背后的郭鹤年,也仍是两大超级富豪。

在3月17日发布的《胡润全球富豪榜》上,66岁的庞康财富为1450亿元,仍为“酱油界首富”;而快99岁的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财富为1050亿元。

在中国卖酱油的庞康,比做着全球生意的郭鹤年,财富竟多出不少。

酱油的市场渗透率已经处于较高水平,在存量中竞争更加激烈。而粮油行业已经进入增长缓慢期,各品牌之间接近于存量竞争,而且利润率低。海天味业与金龙鱼在想方设法扩大原有业务领先优势的同时,还在探索多元化,以消除各自的“烦恼”。

03、入侵对方的阵地

海天味业与金龙鱼可能也没想到,有一天它们会互相入侵彼此的阵地。目前来看,金龙鱼的攻势更强,而海天味业似乎更多的是在防守中反击。

金龙鱼说过:“如果一个行业利润率高,就会吸引更多竞争者的加入。”金龙鱼在印证自己护城河的同时,也践行了这句话,进入了利润率更高的调味品行业。

在2020年12月底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金龙鱼称,公司已经进入了调味品、酵母行业,也会进入冷冻面团、中央厨房等相关领域。

金龙鱼认为调味品行业的潜力很大,所以将调味品视作一项很重要的新业务。

到2021年11月的时候,金龙鱼称,关于调味品产品,除了原有的芝麻香油、花椒油等,现在主要有酱油、醋、蚝油和料酒。其中,蚝油和料酒暂时是代加工生产,但随着公司新工厂的建成投产,调味品产品都将以自己生产为主。

关于酱油,金龙鱼与中国台湾知名品牌丸庄公司合作;关于醋,金龙鱼推出了“梁汾”品牌的山西陈醋。

金龙鱼对调味品业务的推进很快。

仅两三个月后,金龙鱼称,公司在泰州的丸庄酱油二期项目已在筹建中,建成后产能会扩大一倍。同时,正在广东阳江筹建工厂,计划生产广式酱油,未来也将采用双品牌、双策略来发展酱油业务。关于醋,在山西的梁汾醋厂也正在扩产。

看着金龙鱼这架势,海天味业可能更焦虑、更着急了。

海天味业除了“一体两翼”之外,这些年进行了相关多元化,已早早进入了醋、鸡精、料酒等细分市场。

在2021年年报中,海天味业提到的一句话,值得品味:更多的大品牌、大企业参与到调味品行业的竞争中来,使企业间的竞争更加白热化。

“更多”一词中,肯定包括了金龙鱼。主营业务本就陷入了增长瓶颈,没想到,更大的巨头抢食的步伐竟如此之快。

2021年,海天味业发布了9则“对外投资公告”,这是其上市以来发布此类公告最多的一年。其投资的业务主要为调味品主业,其次还有食用油业务。

总而言之,在巩固主业进行“防守”的同时,海天味业也进一步多元化进行“反击”。

2021年1月,海天推出了食用油品牌“油司令”。同时,在电商平台,海天味业也悄悄上线了食用油、大米等产品。

在2021年3月份的投资者调研中,海天味业提到,食用油产品是对海天产品结构的良好补充,但食用油产品刚刚上市,具体规划和发展还需要一定时间去布局。

在2021年年报中,海天味业丝毫未提粮油业务最新进展与销售数据,而是与醋、鸡精、料酒等业务一起归到了“其他”中。2021年,“其他”品类营收为22.11亿元,同比增长13.37%,增速较快,不过,主要是由于醋、料酒等产品的推动。

在3月25日举行的2021年度业绩说明会上,海天味业表示,面对快速变化的市场和消费多元的需求,公司会继续加快产品的推陈出新,也会在米面粮油、火锅底料等跨界产品上逐步发力。

同样,金龙鱼在2021年年报中也没有披露调味品业务具体的销售数据,而是将酱油、醋、蚝油等调味品业务归到了厨房食品中。

从2021年的动作来看,金龙鱼的攻势更强,海天味业更多的是在防守。

长远来看,被海天味业“拿捏”多年的中炬高新、千禾味业可能不足为惧,而原本在圈外的“庞然大物”金龙鱼似乎更可怕,很可能会成为海天味业最大的敌人。

截至2021年3月,金龙鱼在全国拥有110多万个终端客户,覆盖了全国所有市、县。金龙鱼称,调味品和粮油的渠道重合度非常高,公司调味品业务在餐饮渠道的进展速度较快。中央厨房项目落地后,预计调味品业务会推广的更快。

海天味业的处境很艰难。其在年报中提到,为应对外界环境的变化,“公司发起逆境搏杀的号召,要求全体员工眼光朝内、刀刃向己,通过各种措施挖潜增效……”。

有意思的是,金龙鱼多次向海天味业“示弱”:“我们在调味品上并没有要超过海天的计划,因为海天在现有市场上已经建立并占据了巨大的市场份额。”

不过,“客套”之后,金龙鱼也暗暗地放了一句:“我们相信我们的优质产品可以在调味品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一席之地”,究竟有多大,这话听着意味深长。

然而,最大的敌人,可能往往以最低的姿态出场。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行业资讯

2022年,中国餐饮数字化进行到哪一步了?

2022-3-27 8:13:07

行业资讯

品牌进攻小城记:我在老家做炸串,一个月卖了30万

2022-3-29 8:18:1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