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聚德昔日辉煌不再:创新收效甚微,连续两年亏损|看财报

全聚德业绩在疫情后一蹶不振,虽然尝试走上创新道路,但目前收效甚微。

全聚德创建于1864年,距今已有158年历史,是名副其实的百年老字号餐饮品牌。公司除了“全聚德”外,旗下还拥有 “仿膳”“丰泽园”“四川饭店”等品牌。被誉为“烤鸭之王”的全聚德,作为北京的城市名片之一曾经一度非常风光。

彼时全聚德不仅是老字号烤鸭品牌,还是国宴菜单中的常客,只要提到北京烤鸭就绕不开全聚德。2007年全聚德更是成功登陆A股市场,在资本加持下全聚德迎来了业绩最好的几年。

只是这家老字号品牌似乎已经慢慢走下神坛。继狗不理之后,老字号衰落的魔咒同样落在了全聚德的身上。自2012年以来,其业绩逐步下滑,口碑上也屡次遭遇差评。疫情后更是雪上加霜,单2020年一年就亏掉了前4年的利润总和。

4月22日晚间,全聚德发布了2021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5亿元,同比增长21.0%;归母净利润-1.6亿元,较上年同期亏损有所收窄,这已是其连续第二年亏损。事实上,公司2021年营收和利润的增长是由于2020年基数较低所致,公司业绩依然没有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疫情后业绩一蹶不振,一年关闭12家门店

全聚德的主营业务包括餐饮服务及食品加工、销售两部分,报告期内收入分别为7.0亿元和2.3亿元,占比分别为73.8%、24.0%,以餐饮业务为主要收入来源。2021年两项业务收入增长率分别为32.2%和-4.3%,虽然餐饮业务收入同比有所增长,然而仔细观察,不管从门店数量还是营收方面来看,其实都表现较为惨淡。

首先,全聚德的餐厅门店数量出现下滑。2021年公司新开4家全聚德品牌门店,但截至2021年12月末,包含全聚德品牌门店、仿膳、丰泽园及四川饭店在内的餐饮门店共计109家,已经低于2017年水平。而对比2020年,去年仿膳、丰泽园及四川饭店门店数量维持不变,但全聚德品牌门店由2020年的107家下滑至2021年的99家,也就是说,2021年公司关闭了12家门店,且均为全聚德门店。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其次,从餐饮行业收入情况来看,受疫情影响,2020年中国餐饮收入规模为39527亿元,较2019年下降15.4%;2021年,全国餐饮收入46895亿元,同比回升18.64%。2021年全聚德餐饮业务收入较2020年也有明显回升,增长率达到32.2%,甚至超过了行业收入增速。不过这是由于基数效应导致,2020年其餐饮业务营收下降52.1%,远超全国餐饮行业收入下降幅度。并且全聚德虽然2021年收入有所改善,但依然与疫情前有很大差距。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其实全聚德收入下滑已经不是近一两年的新鲜事。在2012年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国家禁止铺张浪费,高端消费服务业受到一定打击。此后,全聚德不再是商务、政务宴请等需求的首选。也正因如此,其营收增速自2012年开始出现拐点,且近五年均呈现负增长。如今全聚德的线下门店客流以外地游客为主,本地的客人很少问津,客流较为单一,因此受疫情影响也更大。

此外,全聚德近几年因各类服务差评和不合理收费被消费者诟病,随着四季民福、大董等其他烤鸭品牌相继崛起,全聚德早已不是吃烤鸭的唯一选择,市场份额也受到挤压。而这也是其疫情后业绩一直未能实现反弹的原因之一。

反观同为老字号的广州酒家,近五年营收一直呈增长态势。受疫情影响,2020年其收入增速下滑至个位数,不过2021年又回到双位数增长,达到18.3%。而另一家老字号同庆楼,虽然还未出年报,但其2021年前3季度实现营收11.21亿元,全年收入也有望回到疫情前水平。可见全聚德盈利能力下滑并不单单是疫情导致。

老字号求变,向“新”靠拢

2019年, 49岁的周延龙“临危受命”空降全聚德并任职总经理。在此之前,周延龙在北京另一家老字号东来顺任总经理。而值得一提的是,东来顺是全聚德的兄弟公司,控股股东都是北京首都旅游集团。

新总经理上任后,全聚德开始向新消费靠拢,并且在营销定位和创新产品方面都做出了一些变革。2022年春节,全聚德联合元气森林合作推出了两款新年年夜饭礼盒,赶上了新消费这班快车。此外,年报显示全聚德去年开始围绕新品及重要节日,聚焦微博、微信、抖音、快手、小红书等自媒体发推文及视频进行产品推广和内容营销。公司还多次与第三方合作进行直播推广,推广手工片制烤鸭新品礼盒,尝试打造爆款产品。

新店选址方面,这家老字号也变得更贴近年轻人。2021年全聚德环球影城餐厅开业,店面装修改变了一直以来的国风风格,以实现与乐园的融合。全聚德环球影城餐厅试运行以来,还推出了自己的文创产品,这都是全聚德突破原有模式的新尝试。

周延龙表示,在主流消费群体越来越年轻化的市场背景下,全聚德应该做到守正创新,实现产业结构升级转型,做出更符合年轻人消费需求的产品。

2021年年报中还提到,公司开始在研发预制菜上加大投入,并希望凭借老字号品牌优势进入预制菜市场,推动餐饮产品食品化进程。而这也体现在研发费用中。2018年以前,公司无研发费用支出,而近两年研发费用增速较快,2021年研发费用更是同比增长91.5%。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从以上举措均可以看出,全聚德正在创新求变,只是从目前的业绩上来看来效果还不明显。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2021年全聚德业绩亏损,但相较于2020年业绩有所收窄是正常的。一方面因为2020年疫情影响以至当年亏损,另一方面,新帅上任提出了一些变革性的东西。

值得注意的是,改革创新和研发的背后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然而目前公司账面现金并不充裕,货币资金仅有1.95亿元,较2020年同期下降12.6%。而相比之下,公司2021年的亏损就达到了1.6亿元,如果公司延续亏损的势头,那么账面资金将更为紧张。2021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及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均为净流出,可见公司目前造血能力不够,且融资能力或意愿不强,财报显示报告期末公司无任何借款。

时间追溯至2007年,全聚德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业绩一路高歌猛进,股价也在2008年危机之后一路上行。而从2017年起,公司业绩进入了长达6年的连续下滑通道,股价也自2017年3月高点的23.50元一路震荡下行到今年4月22日的8.60元。加之公司因亏损未再进行分红,全聚德对投资者吸引力越来越小,想回到昔日的风光并不容易。(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翟碧月 编辑/蔡战波)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行业资讯

地方茶饮无需「闯一线」来自证身价

2022-4-24 8:15:06

行业资讯

预制菜出海:吃着国内的,看着国外的

2022-4-26 8:14:0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