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明星开火锅店,一年亏掉400万

明星老板的退场和一众加盟商们的傻眼,又再次把“明星餐饮”的吸金盘从幕后拉到台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快刀财经,作者|Gawaine,编辑|黄晓军

时隔将近一月,被加盟商们骂到不敢吭气的贤合庄出面发声了,6月9日,#贤合庄回应陈赫收取过亿加盟费#冲上热搜。

2022年5月初,一大群人突然堵在了成都贤合庄总店的门口。所有人统一穿着印着“贤某庄加盟商 全国守法维权”的红色T恤,正中是一个醒目的“惨”“坑”字,满腔怒火地大喊着“还我血汗钱”

这群人正是火锅品牌贤合庄的加盟商们。出于看重陈赫带来的明星效力,纷纷掏出了高昂的类加盟费、商标使用许可费、桌椅建材费甚至陈赫的雕像制作费后,却发现贤合庄所承诺的陈赫现场宣传以及一年回本的资金均变空谈。

诸多加盟商无力经营,不得已选择了集体线下维权这样的场面。

让无数加盟商赔得血本无归的贤合庄,在转型失败、批量倒闭之后,维权风波等来的,是半个月后“曾小贤”的悄然撤股。明星老板的退场和一众加盟商们的傻眼,又再次把“明星餐饮”的吸金盘从幕后拉到台前。

面对评论区里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贤合庄官方的一切相关账号自5月12日之后就没有在微博发过声,只回应以一如既往的沉默。

不过早已不是贤合庄第一次被加盟商们围堵声讨了。

01、出糗的贤合庄与机灵的“曾小贤”

2021年的夏天,贤合庄的加盟商们就已经陷入了批量倒闭的惶恐之中。

当时,有媒体报道“国内多家贤合庄火锅店变更企业状态,由存续变更为注销。”

其发源地福州地区的贤合庄门店连续关张,加盟商透露的原因是利润太低导致的持续亏本。贤合庄所声称一年回本的加盟宣传,实际却是大部分店铺甚至都没撑过一年。

尽管贤合庄回应称其是疫情、地理位置和经营管理等多方面原因才决定闭店,并准备另择新址开店。但对于一众加盟商反复提及的亏本一事,却并未做任何回应。

再怎么对加盟商的亏损质问故作沉默,也难掩贤合庄近几年来门店经营惨淡的事实。

市场的数据就是实话,贤合庄从2019年启动资本运作后开始大举拓店,2年来就开了800多家分店,遍布300多个城市,平均一天一家。直观对比,同期的海底捞全球门店也才不过1298家,且海底捞花费了26年。

到了2022年,还存续的贤合庄则仅剩了500家左右,超过300家门店倒闭,其比例超过了三分之一。

即使没有倒闭的门店,在贤合庄状况频出的经营中也愈发口碑日下。

资本进入的第二年开始,贤合庄位于上海的旗舰店就被市场监管局检出餐具中含有代表粪便污染程度的大肠菌群,且主要集中在食客所使用的碗、碟、餐盘、汤勺上等。

除此之外,2021年4月,杭州一家贤合庄发生天花板掉落砸伤顾客的事件,一位食客被掉落的天花板砸中头部和手臂,造成右臂骨折,另一位也被天花板砸翻的火锅锅底烫伤。

同年6月,又被曝出因涉嫌存在使用未满16周岁的童工而被行政处罚,同年8月,贤合庄等多家明星餐饮企业被人民网点名称其“割人民韭菜”……

大起大落,仅仅两三年的时间,用加盟商们亏得砸锅卖铁,养到股东们数钱离场。

数据显示,贤合庄每家加盟费平均在48万左右,按800家门店计,贤合庄背后的股东们在短短两年就能吸走3亿多的加盟费。

老实拍戏多久能赚3亿尚未可知,只可怜我们的老戏骨张颂文,拍了十几年的戏,房子还买不起。

及时将自己的流量嫁接到餐饮实业上变现,倒是一众流量明星们的首选,毕竟对于投资人来说,搞个餐饮品牌,三年时间已经足够完成套现上岸的全部流程。

如今三年之期已到,“福建省贤合庄餐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就改名为了“福建省贤合庄餐饮有限公司”,而同时由“曾小贤”担任大股东的“福建贤合庄品牌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顺理成章退出股东行列,把福建贤合庄99%的股权,转让给了海南的一家公司。

股权变更发登记信息 天眼查截图

自此,机灵的“曾小贤”便不用再为贤合庄的一切事物负责。因为在有限合伙企业制度中,当企业产生问题时普通合伙人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有限合伙人只承担有限责任,而“曾小贤”当然属于有限合伙人。

假设贤合庄企业注册资本100万,“曾小贤”作为有限合伙人出资30万,其他普通合伙人出资70万,如果现在贤合庄负债200万,“曾小贤”只需要承担自己出资额30万,而剩下的170万债务则由其他股东承担。

相比之下,同为跑男兄弟的郑凯就远比不上小贤的高明了。光线传媒起诉郑恺的公司赔偿3000万却只能硬赔的事情,便是因为郑凯不是有限合伙人。

而曾小贤的合伙人,正是那个专门帮明星老板们开饭店撸加盟费的四川至膳。

02、明星合伙人可没那么好当

原本的贤合庄是由陈赫、叶一茜、朱桢等人,2015年就在福州老家成立的火锅店。

但这家唯一的初始店并不赚钱,以直营模式前前后后经营了4年,一直都没掀起什么水花。直营店也没能将明星光环能带来的利益扩张到最大,直到2019年,四川至膳入局之后,贤合庄的名气和生意才开始急转直上。同四川至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开展运营合作的贤合庄,至此由直营模式变为加盟模式。

至于贤合庄所回应的“陈赫原本就不是贤合庄品牌的运营主体成都市贤合庄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的直接股东”这件事,加盟商们都想问一句“是谁一直进行绑定宣传让大家认为陈赫是股东的?”

毕竟刚开始与至膳合作的时候,贤合庄的股权分配还是“曾小贤”占70%, 四川至膳的实控人周扬占股30%。 在招揽加盟商的话术中,基于大股东所言的“这是陈赫自己的店”,成为众多加盟商投资时的信任基础。

即使“曾小贤”的持股比例一直在悄悄变少,但这种颇具诱惑力的话术,仍是贤合庄招商方案中的香饽饽。

“成为明星的合伙人”不知不觉中麻痹了加盟商们注资时对其风险的判断力,此后的两年时间里,800多家加盟而来的贤合庄在全国遍地开花。

同时随着这个数字一起变化的,还有“曾小贤”的占股比例。2021年,贤合庄的股权默默发生了变更。“曾小贤”的持股比例降到了49%,而四川至膳则涨到了51%,这样的股权变化代表着贤合庄的实际控制权已经变迁。“曾小贤”想要悄悄脱离贤合庄的打算,已经十分明显,直到今年5月的彻底上岸。

只留下一堆收益惨淡的加盟商们原地发愣,以为可以像海底捞的TOC模式一样赚食客的钱,没想到却让搞TOF(赚加盟商的钱)的贤合庄薅到富得流油。

关于镰刀究竟是怎么割菜的,这是网上公开的一部分加盟费用表:

光是开店的成本投入就高达172.75万元。

看图感觉不出刀有多长,只有加盟商们入局之后才知道每一刀都割在茬上:装修费在加盟前简简单单只看到一个预估的75万,表面上加盟商自可丰俭由人,实则交过加盟费后才发现不仅要软硬装修需要打包购买,还连装修公司都是总部统一选定的。

加盟商没得选,只能被动接受指定装修。

至于高昂的装修费中包含的的到底是货真价实的品控还是装修公司完工后的私下返水,几十万元的吊顶天花板砸在食客身上,想必也不会比几万元的更柔软吧。

至于火锅店的设备而言,供应商们的普遍共识则是有着高达五至六成的利润,设备费用去的几十万,又有小半成进了股东们的腰包。

类推加上前期原材料,开业费用,其他杂费等利润,光是筹备加盟的阶段,贤合庄已经能从加盟商们手里抽走几十万。

正好就有800个这样的加盟商,贤合庄瞬间收钱三个多个亿,轻松完成王经理的三个小目标,这样的菜田就算是种好了。

且并不是割完了,因为韭菜都是养起来一茬一茬地割,可持续性地割。千辛万苦开起来店过后,只要做的好,就是不断在给总部创收。

每个月度营业额的2%会被总部以管理费的名义收走,田耕得越好,总部割得越多。

“我以为当了老板,结果直接化身高级打工仔”,同样是其网络上公开的毛利率费用表:

火锅店的毛利基本都在菜品身上,荤菜类的往往毛利比素菜更低,贤合庄的一盘牛肉没几片卖价却标到了30一份,如此叫价毛利只有65%实在有些保守。

不怪评论区纷纷吐槽贤合庄菜品价格高,分量少,毕竟有一部分的毛利仿佛去向不明了。

根据加盟商们的透露,贤合庄规定其菜品都必须统一从总部进货,其中的可盈利操作空间乐观,加价一到两倍均属正常操作。通俗些举例,一斤肉的成本17.5元,总部卖给门店要35元,然后要求门店出售价格为100元(500g),矛盾转嫁比某些外卖软件更会。

比起杨国福的加盟轻前期重后期,主要靠卖底料的资产模式,贤合庄全都要,至此总部又从门店的营业额里面割走了不少。加盟商们亏盈与否,对于贤合庄来说仅仅只是抽成多少的区别,只要加盟商不倒闭,就能一直抽。

当每一家门店都成了给庄家接盘的小散户,贤合庄倒闭与否,最后被平仓的只是加盟商们。至于资本家们可能会少赚,但永远不亏。

03、同一家公司的不同圈套故事

根据爱企查的资料显示,除了绑定“曾小贤”的「贤合庄」火锅品牌,四川至膳旗下的明星餐饮店还有不少。

关晓彤代言的「天然呆」奶茶品牌,孙艺洲的「灶门坎」烧烤品牌、尹正的「黄鱼先生」品牌,其背后的运营都是四川至膳在操纵。

在涉足明星餐饮之前,一度爆火的「谭鸭血」便是其一手打造出来的王牌。

四川至膳的餐饮版图

以上明星品牌门店的扩张,无一不与贤合庄一样,成立没多久后就在全国如雨后春笋一般遍地开花。

而在商务部商业特许经营信息管理平台上,贤合庄并没有特许经营活动的备案,即开放加盟并不合规。

根据《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七条第二款规定:“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应当拥有至少2个直营店,并且经营时间超过1年。”但贤合庄在全国只有成都太古里店一家直营店。显然不符合“两店一年”的要求。

且贤合庄与加盟商签订的合同被称为“品牌合作协议”。合同通篇不出现“加盟”二字,店铺也以“合作店”来指代。但品牌合作协议中却又明确表示了为贤合庄合作店提供经营指导、技术支持、业务培训服务……,这些都属于特许经营规定的内容。

明明以贤合庄本身的实力多开一家直营店完全易如反掌,或许是为了有意规避特许经营制度的约束,还是为了快速宣讲加盟故事,总之贤合庄偏偏不按规矩办事。毕竟《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要求特许人及时披露信息、进行备案、接受监管等,而先加盟再备案仅仅只是无关痛痒的违规,罚个几万便了事。

相同的手段当然不止贤合庄,绑定关晓彤的奶茶品牌“天然呆”,2020年12月才开业,同样亦是经营未满一年,在没有特许经营备案的情况下就把加盟店先开上了100多家。

也仅仅只是在半个月前的5月26日被行政处罚罚款3万,比起加盟商们损失,不过轻如鸿毛。

如出一辙的是,当被加盟商们质问的时候,关晓彤方也发表了类似的声明,即称自己只是单纯的代言人并不是股东。

确实不是,股东是曾持股35%的关晓彤的父亲。同样曾对贤合庄持股的“曾小贤”,即使并非直接股东,但总归一定曾是间接股东。

至于其声称“陈赫为贤合庄录制宣传视频、授权使用其形象等都从未收取任何费用。”这件事,如果加盟商所言的数十万出场费不真,那么与贤合庄毫无关系还帮其免费吆喝的曾小贤确实做到了爱情公寓里的那句说辞:“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曾小贤。”

对于明星店加盟这件事,本山老师的小品《策划》里有个桥段:

“你细想,一只公鸡要下蛋,不是它的活它要干。”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行业资讯

当奶茶吞噬咖啡店,星巴克和瑞幸的终点都是喜茶

2022-6-12 8:16:15

行业资讯

天堂超市酒吧从“天堂”坠落,揭秘背后老板起家史

2022-6-17 8:15:1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