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呆被起诉,“店长”关晓彤急撇清,幕后“推手”浮出水面

天然呆幕后操盘手为四川至膳,该公司还操盘了陈赫的贤合庄、孙艺洲的卤味烧烤店灶门坎,黄晓明的烤肉店烧江南。前不久,贤合庄也被加盟商质疑“割韭菜”。

文|雷达财经,作者|李亦辉,编辑|深海

这两天,因为艺人关晓彤冠名店长,一家名为“天然呆”的奶茶店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据报道,因非法开放加盟,关晓彤、天然呆奶茶店等被加盟商告上法庭。

温州讴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温州讴歌”)法定代表人包善荣告诉媒体,为了开奶茶店他已投进去300万,但现在成都天然呆只退回他6万设备费。他表示自己的案例并非个例,希望通过起诉让天然呆也承担相应风险,不能割韭菜。

6月27日,成都天然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然呆”)在官微声明称,温州讴歌与其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将于7月8日开庭审理,声明再度否认了关晓彤与公司之间的经营关系。

早在4月初,在回应“关晓彤及关联奶茶公司被起诉”的传闻时,天然呆就撇清与关晓彤的关系,表示关晓彤不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公司。

然而,诸多迹象显示,天然呆和关晓彤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关晓彤多次为该品牌站台;天然呆对外宣传中,关晓彤被称为“天然呆店长”。并且,关晓彤父亲关少曾,间接持有成都天然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股权。

有天然呆加盟商也提出质疑,认为关晓彤和天然呆完全没有关系不可能,同时质疑天然呆不具备特许经营资质,涉嫌违规开放加盟。

值得一提的是,媒体报道称,天然呆幕后操盘手为四川至膳,该公司还操盘了陈赫的贤合庄、孙艺洲的卤味烧烤店灶门坎,黄晓明的烤肉店烧江南。前不久,贤合庄也被加盟商质疑“割韭菜”。

01 受损加盟商提起诉讼

“本人在天然呆项目亏的太多了,每月要还利息压力太大,每天早点6点起来工作晚上有时要到12点才休息。”温州欧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法人包善荣发微博称,自己是一个持有三级残疾证,但每天却要还300多元利息。

而这一切始于2020年12月31日。当天,包善荣和其他几个股东花费了168万元,包括158万元的代理费用(特许经营费)和10万元保证金,跟天然呆奶茶总部签了五年的市级代理合同。

2021年4月21日,包善荣在温州的首家天然呆加盟店开业。刚开业那会,在“1元购奶茶”、“9.9元买三杯奶茶”等多重优惠活动带动下,店里聚集了较高的客流量。

不过,仅仅开业半个月后,店内人气急转直下。这时,包善荣越来越发现事情不对劲,向成都天然呆采购的物料也比市场价贵,味全牛奶比市场价格贵20元一件。

“天然呆总部经常让我们做促销活动,比如9.9元买两杯奶茶。”包善荣表示,但由于他进货成本较高,这样的促销根本赚不到钱。

门店购买一款饮品需要的椒盐粉,每杯每次只需要用1-2克,天然呆却一定要让他买一箱,保质期却只有15天。

此外,天然呆菜单更新周期很快,导致原材料替换周期缩短,旧的原材料必须全部替换为最新材料,这样的物料浪费也加重了加盟商的成本负担。

开业几个月下来,包善荣的门店每个月营业额有时候尚不足以覆盖房租,更别提还有人工、进货等成本。

据时代财经,成都天然呆外派的工作人员还问包善荣为什么没请“水军”,因为他们直营店每天都请200人做托。

由于亏损过大,2021年10月份,包善荣无奈将门店关闭,距离开店仅半年左右,投进去的300万元几乎血本无归。

据南都周刊报道,江苏淮安一家天然呆的代理商吴先生也遭遇类似情况。为了开这家店,吴先生前后投资了120万元,但是在开业第一个月就亏了3.9万元。随着营业额出现断崖式下跌,直到2022年2月关店,当月营业额已经不到8000元。

天眼查显示,2021年3月,天然呆因在招商广告中发布“回本迅速,复制快速-迅速回收成本,助您快速积累资金与运营经验,同步积累客户,快速复制新店”的内容系在招商广告中明示保本的行为,违法《广告法》被锦江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5万元。

包善荣透露,类似这样的宣传他也看到过。他提供的“天然呆单店投资回报分析表”显示,天然呆50平米的单店总投资45.1万元,月均纯利润7.14万元,约6.32个月便能回本。

这样“不着边际”的回报率预测,和只顾“割韭菜”不顾加盟商利益的行为,让包善荣觉得天然呆是一家骗子公司。他决定去成都市商务局查询这个品牌是否具备资质,结果发现,尽管和对方签订的是代理合同,但却查不到特许经营资质。

据商务部商业特许经营信息管理平台,天然呆直至2022年2月24日才完成备案。这意味着,和包善荣等加盟商签订代理合同时,天然呆并没有开展特许经营的资质。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副教授李维华认为,国家设立特许经营门槛的初衷是约束特许人,保护加盟商,天然呆未及时备案登记的做法属于违规。

根据《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二章第八条,特许人应当自首次订立特许经营合同之日起15日内,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向商务主管部门备案。

天眼查显示,天然呆因“2021年2月7日首次对外订立商业特许经营合同后,未按照《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八条之规定在15日内向商务主管部门备案”,成都市商务局今年5月对其罚款3万元。

今年3月30日,温州讴歌将天然呆诉至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案件将于7月8月开庭。

“现在成都天然呆只退回6万设备费,我们希望能退80-100万。”包善荣希望天然呆也能承担一部分风险,不能只顾着割韭菜。

02 “店长”关晓彤需担责吗?

和很多明显跨界的餐饮品牌一样,天然呆也充分利用他们的“店长”关晓彤,来宣传推广。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成都天然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8月18日,股东除了由自然人周诗杭实控的成都添好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股65%之外,还包括彤梦心缘(成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持股35%。

而彤梦心缘(成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由关晓彤父亲关少曾100%持有,法定代表人也是关少曾。

尽管关晓彤本人与天然呆没有直接股权关系,但在天然呆官网上,可以看到与关晓彤有关的宣传海报。

资料显示,在天然呆拓店初期,关晓彤曾以“店长”身份参与天然呆的开业活动。也有媒体报道,在一些开业现场,关晓彤还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出现。

有分析人士指出,明星站台背书,往往凭借自己的名气,能给品牌带来巨大的宣传作用。北京东元律师事务所律师孔磊认为,关晓彤的“店长”头衔会让消费者天然联想到与“店”的实质性关系,相当于“店长”在给“店”进行站台背书。

包善荣也表示,其因为关晓彤的明星身份背书和温州地区市场空缺有了加盟做区域代理的打算,“关晓彤爸爸持股,关晓彤本人也为天然呆站台,我觉得这应该是有保障的。”

但在被加盟商维权后,天然呆先后发布了两则澄清声明,均强调关晓彤并非合同主体,也没有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

对于关晓彤是否应该为此事承担一定的责任,律师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郭刚律师认为,依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一般情况是不能直接向明星追责的。多数明星只是将冠名权、肖像权授权给品牌公司,加盟商若追责,最多只能向品牌公司追责,除非明星与品牌公司有其他约定,否则不承担品牌公司经营的不良后果。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杨兆全告诉雷达财经,关晓彤是否承担责任,关键看关晓彤是否对投资人造成误导。如果她明示或者默认了“店长”的身份,或者以其他方式确认加盟的合法性等,都可能要承担连带责任。

而在此案中,包善荣将天然呆和关晓彤一同告上法庭。

03 与贤合庄系同一操盘手

值得关注的是,天然呆背后站着的,是和陈赫的贤合庄火锅同属一个幕后“推手”四川至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四川至膳”)。

前不久,陈赫与、朱桢、叶一茜等人合伙创立的火锅品牌贤合庄被质疑“割韭菜”。有加盟商质疑品牌疑似在没有特许经营资质的情况下违规操作,而直接的导火索则是,众多加盟商因经营困难,集中发起投诉,

今年5月12日,陈赫正式退出贤合庄股东行列,双方也不再有任何股权关系。此后贤合庄也对网传陈赫收取“2.4亿加盟费”“3.7亿加盟费”等内容作出了澄清,但陈赫的微博底下依然充斥着加盟商的投诉。

除了向陈赫讨要“血汗钱”,一些加盟商还把矛头指向了四川至膳。资料显示,四川至膳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专业运营明星餐饮的代运营公司,操盘的品牌有黄晓明的烤肉店“烧江南”、关晓彤的奶茶店“天然呆”、孙艺洲的卤味烧烤店“灶门坎”、尹正的“黄鱼先生”。

目前,四川至膳官网已将上述多个明星餐饮品牌形象撤下,仅留下的品牌“谭鸭血”。但谭鸭血也依靠明星光环营销,蔡康永、郑伊健、沙宝亮、黄晓明、郎朗等明星都去谭鸭血吃过火锅。

有餐饮从业人士分析,明星和餐饮的结合,还是看中明星的光环,“某个明星去过的店都可能会火,如果是明星开的店呢?”

一些加盟商被明星加盟店吸引,也是看中了明星推广带来的流量机会。据了解,一般店铺加盟时会承诺,到时候明星会来站台营销,总部也会帮忙做运营推广。

但实际情况是,加盟明星餐饮后,明星往往只帮忙拍一段宣传视频,来现场站台的承诺几乎不可能实现。而且在短期汇聚的一波流量过后,接下来便玩起了总部收割代理商,代理商收割加盟商的游戏,加盟商很难真正赚到钱。

而背后负责招商加盟的运营商和卖力宣传的明星,则赚走了加盟费。《新周刊》的一篇文章表示,四川至膳建立起了一套标准化流程,以明星招牌来吸引客流。至于加盟商能不能赚到钱,他们并不关心。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行业资讯

肉夹馍,为什么跑不出一个万店品牌?

2022-7-1 8:18:16

行业资讯

资本还需要购物中心吗?

2022-7-1 8:25: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