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10天涨停,供应链企业迎来高光?

上游企业,集体雄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快消,作者|李欢欢

市场越来越看重供应链,资本也争相涌入供应链赛道,这一定程度上为宝立食品在二级市场的受宠创造了氛围。而其涨势喜人的股价无疑也激励着越来越多的“后辈”涌入资本市场,但时间在变,市场在变,供应链也并非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

涨势凶猛,餐饮供应链之光?

自7月15日登陆上交所以来,宝立食品已连续10个交易日拉板涨停。截至7月29日收盘,宝立食品报收每股30.74元,较IPO价格10.05元已涨超200%,成为近期涨势最为迅猛的新股之一。

随着股价不断上扬,宝立食品的最新市值已达123亿,远高于三元生物、佳禾食品、千味央厨等供应链企业。

从业绩来看,宝立食品主营复合调味料、轻烹解决方案和饮品甜点配料三大业务,近四年营收分别为7.11亿、7.43亿、9.15亿和15.7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92亿、0.81亿、1.34亿和1.85亿。公司营收规模并不大,但深耕行业20余年,在整个西餐调味行业积累了一定的先发和龙头优势,是肯德基、德克士、麦当劳、必胜客、圣农食品、喜茶等知名连锁餐饮和食品工业企业的复合调味供应商。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营收在2021年出现大幅提升,得益于在当年3月收购厨房阿芬、4月并表,招股书显示,厨房阿芬2021年为宝立食品贡献了4.98亿元营收。与宝立食品主打B端市场不同的是,厨房阿芬主要面向C端消费者提供方便速食产品,网红“空刻意面”正是旗下品牌。

不过,并购厨房阿芬虽助力公司打开了C端市场、扩大了规模,但短期来看,却也拖累了公司的净利润。近期的公告显示,宝立食品今年上半年营收预计同比增长18%至30%,归母净利润则同比减少7%至17%。净利润回落,除了受主要原材料价格和运输费用上涨的影响,另一大原因则是因为“空刻意面”主要通过电商渠道销售,公司为引流、加大品牌推广力度,销售费用大幅增加。

不过,这些并不影响公司在二级市场受追捧,近期不少券商为其“带货”。在机构看来,若论长远,宝立食品B端复调业务表现稳健、经营壁垒较深,C端速食业务扩张性强,兼具稳定性与弹性。短期来看,整个调味品领域在经历了近一年的至暗时刻之后,近期有需求复苏及成本回落的迹象,公司主营业务下半年表现可期。

就这样,在机构唱多和投资者的狂热之下,常年位居“幕后”的宝立食品,在这个新股市场大幅降温的7月,成为了焦点。

由于连续多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宝立食品近一周连发两个公告,表示公司内部生产经营秩序正常,市场环境或行业政策没有发生重大调整,生产成本和销售等情况没有出现大幅波动,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均不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后辈追赶,究竟谁为谁打工?

除去公司的业绩和行业地位,从大环境来看,市场越来越看重供应链,资本也争相涌入供应链赛道,这一定程度上为宝立食品在二级市场的热闹创造了氛围,而其涨势喜人的股价无疑也激励着越来越多的“后辈”涌入资本市场。

今年开始,各供应商企业扎堆上市。食品饮料领域,在宝立食品之后,目前还有恒鑫生活、田野股份、德馨食品等上游供应商排队进入IPO通道。这些相对陌生的企业名称,服务的却是星巴克、瑞幸、奈雪、喜茶、农夫山泉等大型知名连锁茶饮品牌。

虽然名气和规模不如下游企业,但当下游餐企和茶饮品牌们受疫情影响在艰难求生或谋上市不成时,为其打工的上游供应商们却能连年盈利、甚至早其一步登陆资本市场。传统“老板”和“打工人”的身份也在悄悄发生转变,食品消费供应链,到底谁为谁打工?

无独有偶,这种谁为谁打工的讨论,近期在更加火爆的新能源行业也出现过。近日,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一演讲中表示,上游锂资源的炒作和价格的暴涨带来了产业链短期的困扰;其首席科学家吴凯更是直言宁德时代今年基本上在稍有盈利的边缘挣扎,非常痛苦;而下游整车企业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则在发言中表示,造车的电池成本越来越高,自己像在给宁德时代打工。三人的发言,最终都将“矛头”指向了上游的锂资源商。

类比到食品消费供应链上,似乎也是如此。餐饮行业虽短期受疫情影响明显,但长远来看,餐饮连锁化的趋势不可抵挡,产品标准化的市场需求势必会带动供应链企业的进一步发展。理论上,供应商似乎是门稳赚不赔的好生意。

但现实并非如此,随着产业协作的深入,上游受制于下游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多。在宝立食品之前,已有佳禾食品、三元生物两家供应商乘着新消费的东风先行上市,前者主要生产植脂末和咖啡等原料产品,背后的大客户除了统一、香飘飘、娃哈哈等知名饮料企业,也有CoCo、古茗、蜜雪冰城等新茶饮品牌,后者主要为元气森林、可口可乐、喜茶等饮品大厂供应代糖赤藓糖醇。

两家企业上市之后,主营业务都面临着市场变化的冲击。比如,佳禾食品。由于消费者需求的升级,目前整个茶饮行业都在向奶精说不,来自下游大客户的采购量逐年下滑,再叠加上游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公司净利润已连续三年大幅下滑。三元生物方面,前两年享受过无糖利好之后,今年受消费风向的转变,来自下游饮料大厂的采购量开始下滑,业绩出现回落,再加上新增产能的陆续释放,去年被炒到高位的赤藓糖醇如今价格跌到接近成本线。

你看,哪有稳赚不赔的生意,时间在变,市场在变,“谁为谁打工”的主客体也在发生变化。对于宝立食品、田野股份来说也一样,上市融资就会扩大产能,再加上越来越多的“掘金者”加入赛道,甚至是下游的餐企和茶饮品牌为了节省成本也开始布局上游,如此一来,市场就会进入下一个周期,从供小于求转变为供大于求,企业的收益空间被压缩。就像新能源上游的锂资源企业在反驳下游企业时所言,今年赚到钱了是因为此前一直在挨打。

这还只是时间周期的问题,如果再碰上消费升级、市场需求转向,企业要承担的只会更多。但不管怎样,对于宝立食品、田野股份这样规模不大的企业而言,趁着市场行情好,加快推进上市募资,壮大实力,无疑是应对周期和市场变化的最优选择。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行业资讯

资本做局的“预制菜”,终会成为一盘“韭菜”?

2022-7-31 8:15:06

行业资讯

新疆炒米粉火出圈,小众米粉的风口要来了吗?

2022-8-2 8:15: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